辞夕。

伪渣 AWM 渣反 魔道 楚留香 提灯映桃花 死亡万花筒 APH(博爱)主吃极东 铂金

    嗯…写东西的话,可能是混的圈的原因,格外注重是否ooc,笔下写的角色,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都会习惯性联想他的性格,推敲看看是不是崩坏,再作修改。我吃的每对cp,他们的性格我都很喜欢,也试着去钻研他们的心理。做到对得起角色,对得起自己。

    哎,顺带问问你们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梗呀?剧组和cp的话…看个签,嗯!…脑洞开的比较少

师尊,知道错了,下次还敢。

    尚清华透露,他亲儿子一月三十晚一夜十次都没问题,到了沈清秋这儿却不敢造次,怕惹得师尊不快。

    三天一回的亲热对洛冰河而言,铁定是不够的。可他又顾虑着师尊,洛冰河纵然再想与师尊有肌肤之亲,也只能耐下性子,收起大尾巴顺从着沈清秋。

    每当到了三天,洛冰河给撩拨的心痒难耐,寻个理由黏住沈清秋不肯离开半步,入了夜便顺理成章的化身为狼。

    忍耐多天的欲火一下子膨胀、炸裂,年轻气盛又满怀欢喜的少年郎动作是急匆急忙,做好扩张后便急不可耐的进去了。但技术却不敢恭维,可光凭着尺寸和持久力就足够让沈清秋给折腾散架。

    洛冰河平日都听话乖巧,偏偏到了这个时候装聋作哑。沈清秋也没办法,嘶嘶的抽着冷气,又不方便叫停,不然这孩子又得泪眼汪汪的问,是不是师尊不喜欢了?师尊讨厌弟子了?着实让人头疼的紧。只好断断续续的呜咽,冰河慢一点,为师受不住…

    折腾一夜,日上三竿才醒过来。沈清秋对着满身红痕哑然失语,浑身酸痛乏力,尤其是后头的肿胀感极为突出,顿时赧红了脸,锁着眉头,心里头暗暗吐槽冰妹这回技术没多少长进。

    洛冰河此时已经做好早餐,撩拨开帘子端着食碟进来了。见沈清秋已醒,顿时眼珠亮的似乎能放出光来。沈清秋一见他,内衫松松垮垮,领口微微敞着,隐隐约约露出精壮的胸膛,上头还印着两道抓痕。洛冰河明朗的声线听着就让人浑身舒坦,可落在此时的沈清秋耳中就莫名有点儿烦躁。

    待洛冰河助他穿戴好衣冠后,盯着洛冰河打量一会儿,再一联想昨晚的财狼模样。实在是气不过,拾起折扇不轻不重在他脑门上敲了下。

    一边低声埋怨昨夜过度放肆了些,嗓音还带着点点的沙,手下却舍不得下多少力道。扇骨给他刻意敛了劲落在额上,痛是不痛,反倒是酥麻一片,痒意由此扩散渗进心里,撩人的紧。

    此时只需要环住他窄腰,摩挲腰部软肉轻轻按摩,贴近他耳边软下语气顺势认错,便能见着沈清秋满面通红,稍瞪一眼便不多作计较了。

    师尊,知道错了,下次还敢。

如果于炀是只猫。

    于炀呢,在祁醉面前就像只曼赤肯小短腿猫。

    毛儿是金的,柔柔软软,肚子跟猫爪爪却是白的。爪子跟牙尖的不得了,可留给祁醉的,只有软乎乎的肉垫子跟粉红色的小舌头。

    见了祁醉呢,会不知所措的后退,边退边小声的、奶声奶气的喵呜喵呜的叫,软绵绵的,越叫越糯。见了其他人呢,要么正儿八斤摆着“老子不屑喵给你看”,要么碰都不给碰,呲牙咧嘴的一副凶样。

    缓了会儿认清前头的人是祁醉之后呢,又哼哧哼哧蹦跶着小短腿跑到祁醉前头,眼珠子亮晶晶的,澄澈而干净,覆了层水膜似的,水灵的很。

    来到他面前呢又有点儿畏畏缩缩,坐立不安,前爪不停踩奶。明明心里很想在祁醉怀里打滚、喵喵叫,偏偏不肯再向前一步,每次都得祁醉按耐不住,亲自伸手去抱。

    刚抱起来的时候浑身的毛儿都炸开了,不像只小猫咪,倒像只刺猬。嘴里头喵喵喵的,叫的大声的不得了,那声音惨的,方圆百里还以为祁神虐猫,整个俱乐部都对着祁醉指指点点让他对于炀好点,别欺负了。

    而后一段日子给祁醉慢慢撸习惯了,等祁醉突然抱它的时候,也就睁着圆眼睛喵一声乖乖巧巧的伏他怀里头,舒服的呼噜呼噜的叫,没一会儿就安稳睡着了。

[中华兄妹]先生最好啦!

大致应该算是耀湾,请注意避雷

1。她自幼起便在一小有名气的戏班子里长大,是被拾回来的。先生说,她有一双极灵动俏媚的眸子。在胡同口看见这小姑娘大眼睛眨呀眨的,心一软,就抱回去了。

“没有大事——”

“破音了。”

“不登门”

“慢了。”
“谁,谁说是…”
“结巴了,嗯?”

“先生!!!”

小嘴一瘪竟是要哭的趋势

“这遍若是过了,奖你西街的冰糖葫芦。”

“先生最好啦!”

2。戏班子里头的日子不算太孤单,有几个年龄相仿的小孩儿天天陪着闹腾。

“你们四也不能给我省点儿心!特别是你,晓梅,你一个姑娘家家跟男孩儿疯什么疯,懂什么叫矜持吗?啊?”

“我…”

“看看菊,多懂事。再看看你!天天净知道玩些小把戏,不好好努力!”

“先生说的我都有明白呀…呜”

看着小丫头攥着袖管低着头委委屈屈的差点儿哭出来的样子倒也不忍再训,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这丫头便气呼呼的挥了挥手示意她回房,转头又开始苦口婆心的对着剩下三个小祖宗劝。

3。小丫头渐渐大了,性子也开始不对劲了。

“晓梅,过来帮着叠戏服。”

“不嘛,我还有事。”

“去给你王姨打下手。”

“隔壁樱儿拉我去逛集市。ouo”

“不许去。”

“先生你说过的,答应别人的就得做到。难道先生希望我不成为言而无信的人吗?”

总归有各种各样的借口。那口齿真是伶俐,说得王耀无法反驳。

气的王耀扣了她这个月的零花钱。

回头想了想这丫头肯定得难过,于是悄悄分给濠镜和嘉龙,叮嘱他们若要买吃的喝的多带份给晓梅。

4。自从上回扣了零花钱后二人好像就没怎么说过话,似乎林晓梅并没有注意到濠镜与嘉龙对她有意无意的关照。他们也曾劝林晓梅别再和耀赌气了,耀想去跟晓梅谈谈却又拉不下脸。

“他要真在意我就来找我啊qnq.”

“你们说吧,这小丫头性子怎就这么倔呢?从小到大就没让我省心过,你们帮着再劝劝吧,顺带今天银桂坊的糯米糕给她带一份去。她一天没吃什么铁定饿了……”

夹在中间的二人非常尴尬。

天天忙东忙西很累啊…

5。又过了几天嘉龙送点心时一不留心说漏了嘴,濠镜瞅了眼他不说话也算是默认了。

“我说你们最近怎么良心发现总给我送好吃的好玩的来???”

“先生的锅!”“找他!”

隔壁门的王耀连打了两个喷嚏

“兔崽子们又在说我坏话??”

6。当天晚上晓梅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找耀。

一步步挪到房门前又停住了,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怎想到耀推开房门正打算出来。

“晓梅?你怎么在这儿?”

尴尬——

捏着衣角的指尖微微泛白。

晓梅梅,很慌慌。

7。两个人都很不好意思。

就这么坐椅子上互相干瞪着眼。

开着的窗户露出俩脑袋悄咪咪的看,过了会儿转头窃窃私语。

“我赌先生先说话!”“我赌晓梅,嘉龙你小声点。”

最终晓梅先沉不住气。

“先生,我…。我不该总偷懒找借口的。”

窗外的濠镜笑眯眯的朝嘉龙比个V字。
嘉龙表情很冷漠。

8。两人和好了。

补偿是三根鸡腿儿两笼蟹黄小笼包一顿饺子。

耀后面几天都厨房忙活,晓梅说戏班子里的厨师烧不出那种味道,她嫌弃,不吃。

嘉龙悄悄说了句妈妈的味道,引的耀转头面带愠色瞪了他一眼,嘉龙顿时老实了,一副严肃正经乖宝宝模样。

开玩笑,他还想分一杯羹呢!眼巴巴望了大半天馋得口水都下来了。

晓梅天天练着转花——甩着水袖开心的转圈圈。

9。“先生,我又胖了,怨你。”qaq

“你怎么不说谁提要求要那么多吃的??”

难瘦,香菇。

10。没了x.

#异色极东#非国设#每个生来手臂上带着一句话,说出这句话就会死。#
#难吃的玻璃渣子.#
#再难吃 这个设定也很带感!#

属于本田葵的禁语是——我想杀了你。
对于向来冷静沉稳且理智的他来说,要让这句话从他口中一字不漏地说出,可谓是难上加难。

不少人尝试过引诱他,蛊惑他。他们不断的挑衅、辱骂,抱有一丝侥幸的心态,期盼着他能够憎恨他们,直到想杀人的地步。但每当那双猩红血眸波澜不惊地扫过他们自信的面孔时,那些人便会不由自主地喉头一紧,惴惴不安的寻思片刻后变逐一打消了这个荒诞念头。
他很安全。直至遇到王黯前,一直都很安全。

王黯是本田葵的顶头上司,一个极其擅长算计的狡诈男人,獠牙锋利尖锐的笑面老虎。——当然,这是在本田葵看来。

在王黯面前,他所引以为豪的冷静化为乌有。王黯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一点一点碾压磨碎他的理智,越过他的底线,撩拨起他的怒火——他甚至一次又一次在上面泼油。

本田葵恨王黯恨的牙痒痒,他也曾一时冲动想过杀了他。
不过最多的想法是…想要侵占他,让他完完全全属于自己,沾染上自身特有的气味,烙下滚烫印记,束缚住他的手脚让他不得动弹,割断他的声带让他再也说不出嘲讽的话语。
此类思想占据了上风,他可能喜欢上王黯了。

好吧,好吧。那又如何?这种事谁会相信?荒诞可笑,愚昧至极。
日复一日地协助他处理好每一件事务,在闲暇之余斗两句嘴,折腾的办公楼从底层到高层硝烟味十足。
无论私下关系再怎么恶劣,本田葵都是一个得力优秀的助手,王黯找不到任何理由辞退他,只好闷闷不乐的留下这个怎么看怎么碍眼的兔崽子。

他原以为这就是他未来几十年的工作生涯,他会做王黯的下属,在彼此看不顺眼对方的条件下不断争吵,发生各式各样的矛盾,然后痛痛快快打上一架,第二天又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完成当天的工作。他原以为日子会这样一天天过去,他对他不可理喻的爱深藏在心底,终其一生都不会说出口。
一切都是他原以为。

当王黯气息微弱地躺在加护病房内,靠着几根塑料管子维持脆弱生命时,本田葵来到他的床前,牢牢握住他没有挂点滴的那只手。俯下身贴近王黯耳边,平日沉稳镇静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王黯,你给我听着。”
“你只能由我亲自终结。”
“我想杀了你,我想…杀了你。”
“你听到了吗?我想杀了你啊…”
声音趋弱。
站在房门口面色不善的王嘉龙蹙眉注视着本田葵离开时踉踉跄跄险些跌倒的步履。

睁眼已是数天之后,屋外的金灿阳光极为刺眼。王黯眯了眯双眸,转头轻声唤了声守床不胜睡意浅眠中的嘉龙。见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随即素来平淡的面容上涌现出震惊与狂喜,片刻后便浮现出一抹不忍和无奈。

“我没有死?”

王黯捧着温热的茶水低头抿了两口,润了润干涸的嗓子后抬眸望向嘉龙问道。

“大哥…”王嘉龙似乎欲言又止。

“怎了?有话直说便是。”

王嘉龙轻叹一口气,缓缓张口说道。“本田在你昏迷的时候,曾来探望过。”

王黯疑惑地看着他,忽而一怔。

“他…。他说,‘我想杀了你’。”

我想杀了你……。本田葵手臂上的那一句话,他一直以来都知道。
他突然笑了,笑的肆意洒脱。

“兔崽子,你就这么报复爷的啊。这才是真真实实的杀了我。”
“不得不说,你赢了。”

#梗源见图#   

#铂金#

        #ooc注意#
        伊万所厌恶的即是自己所厌恶的。

        娜塔莉亚确信,至少在那个嚣张的美国人开始频频上门挑衅前是这样认为的。

        当他用那蹩脚生硬的俄语朝着伊万不屑的嘲讽,而伊万的面色似乎极为不善的模样,娜塔莉亚产生了莫名的危机感。

        这个人很危险,她这样想。具体哪儿危险她也说不上,单凭直觉判断出结果,至少他会对伊万不利。这一点足够让她与这位并不熟悉的先生为敌。

        她打算适当的教训这位先生,以让他收敛些那愚蠢的举动。当她手中短小锋利的匕首抵在人脖颈处时,对方还丝毫不觉紧张的调侃她。

“你可真漂亮,蠢熊会有这么个美丽姑娘为妹妹真是幸运极了。”阿尔斜眼望了望身旁面无表情的姑娘,“刀子与你并不配,我想一束亚麻花更适合你?”

“你很恬噪。”她稍稍加重手上的力道使刀锋贴近对方冒汗的皮肤,能够清楚的看到对方的喉结上下滑动。

“Er…”阿尔犹豫片刻,随即用左手扼住人手腕后右手手肘击向她的胸口——或许那样做极为冒犯,但是为了自身安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不得不说,触感棒极了。与伊万那坚硬肌肉的触感截然不同。

最后娜塔莉亚被扣住双手压在墙角,紫罗兰色的眼眸透露出不可置信的惊恐。“阿尔弗雷德!”她高声尖叫着,“你想做什么!”

“事实上是你先对英雄造成威胁的喔?”湛蓝的眸子无辜的眨了眨望着面前咬牙切齿的姑娘,这是他头一回在这个冷淡的姑娘面上看见愤怒的神色。对方挣扎着试图挣脱控制,“嘿,踹英雄的裆是几个意思??!”

“…放开我!”原本白皙的面颊染上些许嫣红,目光依旧愤怒的瞪着面前装作受到巨大惊吓的家伙。“如果可以我更想划开它的主人令人作呕的脸,看看他脑子里究竟有些什么!”

“wow这么狠?你居然想让英雄毁容???太可怕了!”阿尔弗觉得她是真想这么干,于是把落在脚边的匕首往下水道的方向踢了踢。“下次英雄可不会这么容易的放过你。”见匕首落入水中的声响传来,阿尔满意的松开她的手,随即迅速后退两步与她保持安全距离以免她留有后招,他可是有看到这个彪悍姑娘裙底下绑着的数把匕首。“再见啦!美丽的姑娘!”

留下在原地扶住墙喘息的娜塔莉亚望着他奔跑着离开的背影。

现在娜塔确认自己讨厌这个美国人,非常讨厌。

是个有趣的姑娘,就是凶狠了点。阿尔弗摸着下巴这样想道。

#异色极东#军事拷问#◤上◢#

#ooc严重#

这儿的环境可真谈不上好。

经过特意挑选的关押地点偏僻难寻,不大的空间里只摆放着简陋无比的木床。女童手腕粗的栏杆间隙小到只够一支胳膊穿过,门锁处挂着两把重量实打实的厚重铁锁。

现在正值初夏的梅雨季节,大小雨接连不断,木床的边角都因湿度过大出现了白色霉点。分明是二十余度的气温,但雨水带来的一股阴冷似乎能渗进骨髓。墙壁的质量并不算好,从上方泥土带来的水分使墙壁起了皱子,时而上方墙角还会落下水滴,在本就凹凸不平的地面留下个小小的水洼。

本田葵来这儿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除了维持生命必需的水,其它任何食物都没有动一口。原本看似羸弱的身材更是瘦了不少,之前贴身裁剪的黑色军装略微显得宽大。尽管如此,每个与其交手过的人全都意想不到这具身体里竟然蕴藏着如此大的爆发力,在对手惊讶的那几秒中足以一个优秀的武士把握先机,以狠,准,快取胜。

但王黯除外,因为曾交手多次,也实力相当,所以对于彼此有几斤几两都了如指掌。尽管是老对头,之前多次打斗中也吃了不少苦头,但这还是本田葵第一次栽到了王黯的手上。紧接着,他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可耻可恨的老狐狸!本田葵握紧拳头恨恨的砸向墙壁,不少墙灰纷纷落下。

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皮靴击打地面的声响,节奏不紧不慢,愈来愈清晰,直到抵达这扇铁门前才戛然而止。本田葵抬眼望向监狱外,眯眼看清来人相貌后略扬了扬唇冷哼声道。

"黯君仪表堂堂,用人模狗样形容倒也恰当。"

"和我相比,你这幅样子更像是丧家之犬。来人,开门。"王黯口才毫不逊色的反击道。随着铁门的打开,抬脚踏入这狭小的空间,走到葵跟前前停住脚步,定神打量着似乎消瘦了不少的对方。

本田葵面色如常的起身,抬头直视面前略高于自己的王黯,动作带动着手上、脚腕处上的铐链发出少许的碰撞声响,在阴冷幽静的空间里分外响亮。

"将166号犯人本田葵带去1号审问室,一刻钟后我亲自审问它,该准备的都准备好。"

“是,长官!"

高考请务必加油,付出终将有回报。
不要紧张,尝试深呼吸,放轻松。
提前准备好需要的文具,那样会使你胜券在握。
考完告诉自己我尽全力了,我发挥了自己的最好水平。
比心♡祝愿取得佳绩!
[假装自己会画画 pei]